雷春红律师:13666659140
PreviousNext

观点文章

时间:2021-06-17

           私自收养情、理、法之辨析
                  作者:雷春红
[摘要] 在我国,收养既是一项民事法律行为(私法行为),也是一项行政行为(公法行为)。没有办理登记的私自收养存在诸多隐患,但大部分体现着父母对子女本能的舐犊之情,符合传宗接代、关爱幼小之理。在我国某些收养制度存在缺陷或没有规定的情况下,有些法院基于收养的情与理自由裁量做出判决,取得良好的社会效果。《民法典》的概括性规定没有解决某些收养的特殊情形,为实现私自收养情、理、法的平衡,有必要细化收养实质要件的规定,扩大收养人、送养人的范围。司法审判中,最大限度赋予法官自由载量权,采类型化判例制度促进收养纠纷案件司法裁判的统一。民政部门积极采取措施,引导和鼓励收养登记,对不能依法办理收养登记的情形,及时、有效地解决被收养人的户口、入学、社保等问题,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
[关键词]收养行为;私自收养;收养登记;收养的情与理;收养法律
 
Discrimination and Analysis on Emotion, Reason and Law of Private Adoption
[Abstract] In our country, adoption is not only a civil legal act (private law act), but also an administrative act (public law act). There are many hidden dangers in unregistered private adoptions, but most of them reflect the parents' instinctive love for their children, which conforms to the principle of inheriting the family line and caring for the young. In some cases where our country’ s adoption system is flawed or doesn’t stipulate, some courts make judgments based on the emotion and reason of adoption, which achieve good social effects. The general provisions in Civil Code do not solve certain special circumstances of adoption. In order to achieve a balance between the sentiment, rationale and law of private adoption, it is necessary to refine the provisions on the essential elements of adoption and expand the scope of adopters and senders. In judicial trial, we should give judges maximum discretion and adopt a system of typified precedents to promote the unity of judicial judgments in adoption disputes. Civil affairs department actively takes measures to guide and encourage adoption registration, for those that adoption registration cannot be handl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the adopted person’s household registration, school enrollment, social security and other issues shall be resolved in a timely and effective manner so as to protect the rights of minors effectively.
[Key Words] Adoption Act;  Private Adoption;  Adoption Registration;  Emotion and Reason of Adoption;  Adoption Law.
 
 
        现今,保护被收养人的利益是世界各国收养法的宗旨,国家更广泛地加强对收养的监管。我国顺应这一发展趋势,于1992年4月1日颁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以下简称《收养法》)规定登记是收养关系成立的形式要件。但由于我国自古以来形成的收养传统文化,以及普通民众法律意识的欠缺,私自收养一直长期存在。私自收养不合法,但有其合情合理之处,法律一概不予保护,既损害收养人和被收养人的权益,也挫伤好心人的朴素感情。如何平衡私自收养的情、理、法关系?维护我国收养法律的权威,为孤儿、弃婴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子女提供健康成长的家庭环境,值得探讨和研究。
一、收养行为的性质演变
        人类社会早期,以及近现代以来较长一段时期内,许多国家将收养认定为私人的行为:或基于私人间的合意达成收养协议,或因捡拾、养育弃婴的事实形成收养关系。在罗马家族制度下,收养的主要目的是传宗接代,也有的是为了达到某种政治目的。英国长期不规定收养制度,主要原因是“在普通法上,父母对子女之权利义务不得让与。”[①]但社会上一直存在私自收养的情形。我国自古以来就有“过继”、“立嗣”、“抱养”的习俗,收养是合乎人情事理的善举而被民众认同与尊重,收养是一项社会广泛认可的私人行为。
        近现代社会,欧陆国家连绵的战争导致大量居民家破人亡,大批孤儿无家可归。工业社会人们观念转变,非婚生子女增多。收养是使丧失父母的孤儿获得正常家庭生活的唯一途径,故其重要性突显。为此,英国在一战后的1926年颁布了第一部《收养法》,承认收养的法律效力。收养的目的不是以前的“为族”、“为家”、“为亲”,而是为了儿童的利益。所以,英国《收养法》采取严格的国家监督主义,将收养界定为司法行为,由法院调查和裁定,还规定了收养登记制度,将对被收养儿童的司法保护与行政保护有机结合。[②]二战后,在“国家福利”理论的兴起和制度的推行下,以儿童利益为本的现代收养制度属于其中的重要内容而得到发展。1958年,法国首先打破了将收养视为契约的大陆法系民法传统,将收养定性为司法行为。根据《法国民法典》第353-1条的规定,收养关系的成立由法院审查并判决宣告。
我国有着深厚的收养历史文化根源,加之改革开放前后法律制度体系不够健全,直到1992年《收养法》的出台,才规定收养以县级以上民政部门的登记为法定形式要件。而且,查找不到生父母的弃婴和儿童须由社会福利机构送养。据此,收养行为不只是收养人与送养人基于合意的契约行为(私法行为),也是一项行政行为(公法行为)。与大陆有着相同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台湾地区,直到2007年“民法亲属编”大幅度修正时,才明确规定收养须由法院认可。“……民法第一零七九条第一项规定,收养应以书面为之,并向法院声请认可。至于被收养者未满七岁而无法定代理人时,自应先依民法亲属编或其他法律之规定,定其监护人为法定代理人,代被收养者订立收养之书面。”[③]据此,台湾地区收养具有民事法律行为(契约)与司法行为双重性质。
        总之,收养行为不再仅是当事人的契约行为、私人行为,遵循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世界各国立法加强了国家公权力对收养的监督与管理,有些国家将收养定性为司法行为,如英国、法国等。在我国,收养兼具民事法律行为与行政行为的双重性质。然而,基于历史、文化等各种原因,即使1992年《收养法》出台至今近30年,但是社会上仍存在不少没有办理登记的“私自收养”情形。
二、私自收养的涵义与类型
         1992年《收养法》出台前,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认可没有办理登记的收养具有法律效力,即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8条规定:“亲友、群众公认,或有关组织证明确以养父母与养子女关系长期共同生活的,虽未办理合法手续,也应按收养关系对待。”对于没有办理登记的收养,有谓之“事实收养”、“私自收养”、“民间收养”、“非法收养”、“准收养关系”等。其中以“私自收养”、“事实收养”的使用频率最高,民政部等各部委、地方有关部门出台的“通知”、“意见”均有使用,例如:《关于解决国内公民私自收养子女有关问题的通知》民发〔2008〕132号)、《关于解决北京市公民私自收养子女有关问题通知》(京民婚发〔2010〕31号)、江苏省民政厅《关于解决我省公民事实收养问题的意见》(苏民发〔2006〕8号)、《厦门市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市民政局等部门关于解决本市公民事实收养问题的意见的通知》(厦府办〔2006〕129号)等。“民间收养”多见诸各类新闻报道,并非法律术语,指称过于宽泛。“非法收养”一词是否定、贬义性评价,借收养之名拐卖儿童、伪造证件材料骗取收养等违法犯罪行为是非法行为,但此类行为不属于收养。“准收养关系”中的“准”字解释为“否”或“半”,都不能清晰、准确反映此类收养关系的性质。
        笔者认为,私自收养相较于事实收养更能准确指称欠缺法定要件的收养。因为,事实收养是指,符合法律规定的实质要件,当事人以父母子女关系长期共同生活,周围群众也认为是父母子女关系,但未办理收养手续的收养。[④]根据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8条的规定,对于收养法施行前,符合收养实质要件,仅是缺少形式要件的收养关系是予以保护的。收养法施行后,对于不具备收养法规定的形式要件的事实收养,不再承认其效力。[⑤]从民政部等部委、多地有关部门出台的“意见”、“通知”内容看,所规范的包括两种情形:一是,符合收养实质要件但没有办理收养登记;二是,不符合收养实质要件且没有或无法办理收养登记。因此,以事实收养指称不够严谨,相较而言,私自收养更能准确概括欠缺法定要件收养这两种情形。
三、私自收养之合情合理分析
         近年来,我国收养登记总数逐年下降,收养纠纷案件数量却逐年增加。据民政部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7年年间,收养登记总数由3.4529万件降至1.882万件,年均增长率为负8.08%。[⑥] 每年收养登记总数占孤儿总数的比例极小,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据计算,2009年至2017年,收养登记总数占孤儿总数的比例呈下降趋势,2012年至2017年,该项比例停留在4%~5%(详见下表)。
年份 孤儿数 收养登记总数 收养登记总数占
孤儿总数的比例(%)
2009 127599 44260 34.69
2010 252110 34529 13.70
2011 509695 31424 6.17
2012 570075 27278 4.78
2013 548845 24460 4.46
2014 525179 22772 4.34
2015 502105 22348 4.45
2016 460450 18736 4.07
2017 409840 18820 4.59
 
                                                                 (表一、数据来源:《中国民政统计年鉴:中国社会服务统计资料.2018》[⑦]
         由此可以推断,除了近亲属抚养外,大多数孤儿无法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此外,还有一部分是私自收养,由于其具有相当的隐密性和复杂性,数量难以统计。收养登记总数减少的原因主要有:其一,孤儿的数量减少,据统计,2009年到2012年,孤儿的数量迅速增加,2012年达到峰值后呈下降趋势。[⑧]其二,人们生育观念发生很大变化,“重男轻女”、“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淡化,“丁克家庭”模式也越来越被人们所接受。其三,人工生殖技术的发展,不孕不育的夫妻可通过人工生殖技术生育子女,收养的需求量有所减少。其四,优生优育政策的推行,孕检技术的完善,先天性残障儿的出生率降低,弃婴现象较少见。其五,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和社会保障程度的提高,以及监护制度的完善,父母因贫困、疾病等无力抚养子女而将之送养的情况减少。
        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收养纠纷案件的数量逐年增加,在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检索栏中输入“案件类型:民事案件”、“法院层级:基层法院”、“案由:收养关系纠纷”,检索到收养案件数量从2009年的4件增涨到2019年的2021件,[⑨]包括确认收养关系纠纷和解除收养关系纠纷。笔者随机选取了2015年至2020年间500件基层人民法院审结的收养关系纠纷案件一审判决书,经分析发现,没有办理收养登记的私自收养案件共468件,占案件总数的93.60%。其中,私自收养的事实发生在1992年4月1日《收养法》施行之前的共计311件,占私自收养案件总数的66.45 %;发生在1992年4月1日《收养法》施行之后,共计157件,占私自收养案件总数的33.55%。可见,虽然大部分私自收养发生在《收养法》实施之前,但《收养法》实施之后未登记的私自收养案件占比三分之一强,为数不算少。
        私自收养的养父母子女关系存续多年后,当事人由于继承、养父母子女关系恶化、亲生父母要回孩子、抚养费、赡养费等发生纠纷,请求法院确认收养关系是否成立,或请求法院解除收养关系。收养登记件数量减少,收养纠纷案件数量增加且案情复杂的客观事实说明,《收养法》关于登记是收养关系成立形式要件的规定,并没有能够有效地促进普通民众形成收养登记的法律意识,也没能有效地减少私自收养情形的发生。反而由于私自收养经过若干年,尤其是被收养人成年后,当事人及其近亲属间的矛盾和纠纷日益突出。这也从反面说明,就我国现状而言,私自收养的存在有其合情合理之处,即使私自收养不能得到法律的承认与保护。
         “收养之合乎情,是指收养行为合乎人类自我对‘类’的关怀之情,合乎父母对子女的舐犊之情、合乎家庭之情。”[⑩]“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11]父母子女间的亲子之爱,兄弟姐妹间的胞情之爱是人类亲情的自然表露。亲情、仁爱的自然延伸,是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的关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12]捡拾到被遗弃的婴儿,将之抚育成人,就是出于父母对子女的舐犊之情,这是人类自然、本能的情感。尤其是因种种原因没有孩子的夫妇,更渴盼为人父母的感觉,体念为人父母的情爱。而对于遗弃或送养孩子的父母,其行为虽然有悖于情,但却有难言的苦衷,或出于贫困、疾病无力抚养,或尚未成年时受强暴生子等,即使如此,遗弃自己孩子的人,总希望孩子能被好心人收养,有个好的归宿。希腊神话中俄狄浦斯本应在婴儿时被杀死才能避免灾祸的发生,但其父亲底比斯王却将其丢弃在山上,从内心深处还是希望他被人收养,这体现出底比斯王本能的父爱。被收养人成年后,赡养、孝敬养父母是出于慈乌反哺、恩愈慈母的情感。若养子女忤逆不孝、无情无义,就会被社会舆论所唾弃、批判和声讨。
         收养之合乎理,是指收养行为的发生有其客观依据,合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事物发展规律。就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传统观念而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子女的夫妇收养孩子合乎“上以事宗庙,下以继后世”之理。家庭的功能是任何组织、机构所不能取代的,收养可以让孤儿、弃婴进入家庭生活,得到父母亲的照顾和关爱,有利于儿童的身心健康和完美性格的形成,符合儿童健康成长的根本需要。社会性是人区别于动物的重要特征,人与人组成社会,共同生存与发展。收养可以帮助孤儿、弃婴摆脱孤独无助,融入社会,符合人类实现社会存在价值的需要。
        由此可见,收养之合乎情、合乎理,与是否办理收养登记无关,普通民众基于朴素的情感和世间常理收养孩子,并不在乎、也不会过多考虑不办理收养登记将产生什么法律后果。人们所关心的只是如何把无依无靠的孩子养大成人,给他们完整的家。没有孩子的人们通过收养填补自己的“空巢”,体念为人父母的情爱。有些夫妇因自己的子女先天性残疾而痛苦不堪,通过收养健康的孩子增添家庭的幸福与快乐,也能老有所依。这些都合乎人的“仁爱之心”、“恻隐之心”、“不忍人之心”,符合个人、家庭与社会利益的根本需要。
四、私自收养之合情合理但不合法分析
       收养之合法,是指收养符合法律规定的实质要件与形式要件,收养人与被收养人之间产生拟制血亲的权利义务关系,被收养人与生父母的权利义务关系终止。因此,不合法的收养主要有以下情形:其一,不符合收养实质要件,但通过欺骗等手段办理了收养登记;其二,符合收养实质要件,但没有办理收养登记的私自收养;其三,既不符合收养实质要件,也没有办理收养登记的私自收养。如前所述,在笔者选取的这500份判决书中,未办理收养登记的私自收养案件占了绝大多数。根据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8条的规定,对于1992年4月1日《收养法》施行之前,没有办理登记的私自收养,法院基本上判决收养关系成立,可谓合情合理合法。在此之后,没有办理登记的私自收养,法院大多判决收养关系不成立,可谓合情合理但不合法。然而,即使未登记的私自收养发生在1992年4月1日《收养法》施行之后,法院也并非一律判决收养关系不成立,法官自由裁量所做出的裁决,值得考究。为此,笔者将所选取的500份判决书根据不同的标准列表如下:
1992年4月1日《收养法》施行前 1992年4月1日《收养法》施行后
 
没有办理收养登记
收养关系成立 收养关系不成立 收养关系成立 收养关系不成立
293件 18件 22件 135件
有抚养
事实
无抚养
事实
有抚养
事实
无抚养
事实
有抚养
事实
无抚养
事实
有抚养
事实
无抚养
事实
293件 0件 4件 14件 16件 6件 92件 43件
 
已办理了收养登记
收养有效 收养无效 收养有效 收养无效
4件 0件 26件 2件
有抚养
事实
无抚养
事实
有抚养
事实
无抚养
事实
有抚养
事实
无抚养
事实
有抚养
事实
无抚养
事实
4件 0件 0件 0件 23件 3件 1件 1件
(表二)
(一)《收养法》施行前,私自收养之合情合理合法
        根据上表的数据可见,1992年4月1日《收养法》实施前,没有办理收养登记但判决收养关系成立的共计293件,占了此期间私自收养案件总数的94.21%。由于《收养法》施行前,收养仅是一项私人间的契约行为,而且198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8条的规定加以确认,法院据此判决收养关系成立,即使收养始于1991年。这全部293件私自收养案件,当事人间都具有抚养事实,可谓合情合理合法。判决收养关系不成立的18件案件中,有14件当事人间不具有抚养事实。不具有抚养事实的私自收养主要有两种情形:其一,由于亲生父母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超生,为了逃避罚款,将超生子女登记到他人户口中,户口簿登记为父母子女关系,但实际上孩子由亲生父母抚养长大。其二,为了立嗣或养老,收养成年人。[13]既无抚养事实,也没有办理收养登记,判决收养不成立无可厚非。判决收养关系不成立的18件案件中,有4件当事人间具有抚养事实,但法院判决不成立,理由主要有:收养时收养人已有子女,或未满30周岁等,既不符合收养的实质要件,也不符合形式要件。法院依据事后颁行的《收养法》审理多年前发生的收养关系,是否妥当,值得商榷。实际上,这是极个别判决的观点,绝大多数判决收养关系成立,并不以当时的收养必须符合《收养法》规定的实质要件作为裁判的依据。
(二)《收养法》施行后,私自收养之合情合理不合法
       根据上表的数据可知,1992年4月1日《收养法》施行后,没有办理收养登记而被判决收养关系不成立的案件共计135件,占了此期间私自收养案件总数的85.99%。绝大多数法院严格按照《收养法》的规定,判决没有办理登记的私自收养关系不成立,即使当事人之间具有抚养事实,属于合情合理但不合法。然而,另有22件没有办理登记但判决收养关系成立,占了此期间私自收养案件总数的14.01%,虽然比例较少,但也说明了各地基层人民法院对《收养法》施行后,欠缺法定形式要件的私自收养是否有效,认识不统一。
        在这22件案件中,具有抚养事实的为16件,但判决书写明收养关系成立的理由并不多。笔者选取了两份写明理由的判决书,其中一份判决书写到:“……收养关系,系收养人、送养人、被收养人真实意思的表示,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收养关系合法有效。”[14]另一份写的理由是:收养虽然未在民政部门登记,但符合收养人条件,且收养人与送养人双方自愿,并由公证处对收养与送养事实予以公证,故确认存在收养关系。[15]可见,主审法官将收养理解为仅是私人间的民事法律行为,符合实质要件但欠缺形式要件并不影响收养关系的成立,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有些法官注重私自收养的情与理,而不受囿于法律形式要件的规定。另6件不具有抚养事实且未办理收养登记,但判决收养关系成立则耐人寻味。其中一份判决书的主要理由是:因收养人与被收养人订立《收养义子契约》时,被收养人已20周岁,故双方不属于《收养法》规定的收养关系。但双方系事实上的收养关系,订立收养协议时收养人与被收养人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规定。双方的收养关系自1994年以来已21年余,双方之间并无较大的矛盾,且收养人已年老,无其他依靠,被收养人仍愿意承担养子义务,应不予解除双方的收养关系为宜。[16]此判决是基于中国传统收养的情与理做出的,该案不符合收养的法定实质要件与形式要件,但双方当事人具有共同生活21年的事实,且收养人已年老无依靠,判决维持双方的收养关系,由被收养人承担赡养收养人的义务,合乎普通民众收养义子、养儿防老的情与理。
五、私自收养抚养费补偿与生活费支付的情理法分析
上述是从私自收养是否成立的角度加以分析,收养关系解除或收养关系不成立的,由收养人抚养成年的被收养人是否应补偿收养人付出的抚养费、教育费?收养人年老无依靠的,被收养人是否有义务向其支付生活费、赡养费?这同样体现出收养的情理法关系问题。
(一)《收养法》施行前后,收养关系解除的情形
《收养法》第30条第1款规定:“收养关系解除后,经养父母抚养的成年养子女,对缺乏劳动能力又缺乏生活来源的养父母,应当给付生活费。因养子女成年后虐待、遗弃养父母而解除收养关系的,养父母可以要求养子女补偿收养期间支出的生活费和教育费。”据此,收养关系解除的,只有法定情形下,被收养人才负补偿抚养费、支付赡养费的义务。然而,笔者分析了所选取的500份判决书后发现,法院并非一律严格地按照《收养法》第30条第1款的规定做出判决,对此,以下列表三说明:
 
《收养法》施行前后,收养关系解除
是否补偿收养人支出的生活费、教育费 是否支付收养人生活费
判决结果 件数   判决结果 件数  
不补偿 43 被收养人不具有虐待、
遗弃养父母的情形
不支付 13 收养人不符合无劳动能力
无生活来源的情形
补偿 6 被收养人虐待、遗弃养父母 不支付 1 属于赡养纠纷,另案处理
未涉及 215 收养人没有提出诉请 未涉及 224 收养人没有提出诉请
补偿 1 收养人缺乏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 支付 35 收养人缺乏劳动能力
又缺乏生活来源
补偿 2 收养人付出了心血和经济 支付 1 收养人还有一定收入,酌情支付
补偿 2 被收养人谩骂、推搡收养人 支付 2 结合收养人年龄、另有子女、
当地生活水平,酌情支付
补偿 4 收养人年迈患病、急需用钱 支付 2 被收养人自愿,法院认可
补偿 1 结合收养人的年龄、劳动能力、生活来源、子女及被收养人情况 支付 1 收养人没有提出,法院认为
收养人年老需要一定的费用
补偿 3 没有写明原因      
未处理 2 收养人提出,但法院没有处理      
共计 279   共计 279  
(表三)
        对所选取的500份判决书的分析可见,基本上都是收养人将被收养人抚养成年后,因利益纷争、被收养人不知感恩等导致双方关系恶化,收养人无奈起诉要求解除收养关系。其中,收养人没有提出补偿生活费、教育费诉求的共计215件,占了收养关系解除案件总数的77.90%。这说明大多数收养人对被收养人的付出是无私的,不计较得失,体现出人类自然的舐犊之情、关爱照顾幼小之理。而根据《收养法》第30条第1款的规定,只有被收养人虐待、遗弃收养人时,收养人才有权要求被收养人补偿收养期间支出的生活费和教育费,但虐待、遗弃的认定难,法院认定构成的只有6件,仅占收养关系解除案件总数的2.79%。收养人无法提供充分的证据,法院认定不存在虐待、遗弃情形,因而判决不予偿还的共计43件,占了收养关系解除案件总数的20%。然而,有些法官并不根据《收养法》第30条第1款的规定,而是基于反哺之情、知恩图报之理自由裁量判决补偿,共计12件,占了收养关系解除案件总数的5.58%。由此,《收养法》第30条第1款的规定是否合理,值得商榷。收养人多年养育,含辛茹苦,付出了感情、心血和经济,收养关系解除时,收养人不向被收养人或其亲生父母提出补偿,这是对自己私权利的放弃,也是对收养情感的释怀。但将收养人获得补偿仅限于被收养人虐待、遗弃收养人这一情形,是对收养人付出的漠视,不合情理。
         关于法院判决解除收养关系后,成年被收养人是否支付收养人生活费、赡养费的问题,收养人没有提出的共224件,占80.29%;法院根据《收养法》第30条第1款规定做出判决的共计48件,占17.20%;另有4件不符合《收养法》的法定情形但判决支付,则是法官基于自由裁量做出的。收养关系解除,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权利义务关系终止,但《收养法》第30条第1款的规定,可以说是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关于父母与成年子女间权利义务的规定,适用于已解除了收养关系的养父母与成年养子女之间,可谓合情合理,值得称道。
(二)《收养法》施行后,因未登记收养关系不成立的情形
       《收养法》施行后,因未办理登记而被判决收养关系不成立的,由收养人抚养成年的被收养人是否应补偿收养人支出的生活费、教育费?《收养法》没有规定。笔者将所选取的判决书列表四分析如下:
《收养法》施行后,因未登记收养关系不成立
是否补偿收养人支出的生活费、教育费 是否支付收养人生活费
判决结果 件数 理由 判决结果 件数 理由
补偿 5 收养人履行了抚养义务,付出时间、精力、财物,酌定补偿 未涉及 92 收养人没有提出诉请
补偿 1 根据公平原则和公序良俗,给予适当经济补偿 不支付 1 没有法律依据
未涉及 82 收养人没有提出诉请      
不补偿 1 没有法律依据      
不补偿 1 不符合《收养法》第30条第1款的规定      
不补偿 1 收养人不能举证证明有所付出      
不补偿 1 被收养人对收养关系不成立没有过错,收养人的理由不充足      
未处理 1 收养人提出,但法院没有处理      
共计 93   共计 93  
(表四)
         《收养法》施行后,未登记的私自收养被判定收养关系不成立的共计93件,这93件的当事人间均具有抚养事实,收养人不要求被收养人赡养、支付生活费的就占了92件,另1件收养人提出要求,但被法院以没有法律依据判决驳回。可见,绝大部分民众对此情此理是有共识的,自始没有养父母子女关系,何言要求对方赡养、支付生活费?即使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但驳回诉请的判决合乎情理。然而,收养人多年的抚养事实,付出大量的时间、财物,投入的情感无可否认,但收养人不要求成年被收养人补偿的共计82件,占了总数的88.17%,与上述收养关系解除,收养人不要求补偿占大比例的情况一致。收养人诉请要求补偿,判决支持的有6件,判决不支持或未处理的有5件,基本持平,可见,在《收养法》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各地基层法院对是否补偿存在较大的分歧。值得一提的是,判决不予补偿的其中一份判决书所撰写的内容是:“守孝悌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原告含辛茹苦将被告抚养成人,现被告已经成家生子,也应反哺原告,报答原告的养育之恩,望原、被告双方积极化解矛盾,和睦相处。”[17]由于没有法律依据,法院判决不予补偿,这是不存在法律问题的。但在判决书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写法,体现出主审法官通情达理的一面,只因欠缺法律依据无奈裁决,在判决书中寄托美好期望与祝福。这一方面,需要不断完善相关法律规定,解决此类问题;另一方面,也体现出收养关系纠纷案件(家事案件)的特殊性,并非合法或者没有法律问题的就是合情合理的。
六、私自收养情、理、法的平衡
         私自收养不合法,存在诸多问题和隐患,具有很大的社会危害性,包括被收养人不能正常落户、入学、社保、就业等,被收养人的安全、健康、福利难以得到保障,例如2013年河南兰考袁厉害收养残障儿童火灾事件;有些收养人离婚,双方都不愿意继续抚养,被收养人的权益如何保护等。此外,还有收养人的赡养、遗产继承等合法权益不能有效实现,也不利于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行,损害国家法律的权威;还会产生拐卖儿童、网络明码标价代办收养、恶势力控制儿童乞讨等违法犯罪行为,影响社会的安定。因此,收养务必要严格登记制度,否则不能得到法律的承认与保护。
但是,私自收养的大量存在也说明了收养情、理与法的矛盾和冲突,可以说,当事人之间基于朴素情感形成的收养关系占大多数,并没有侵害被收养人及其亲生父母亲的权益,反而是“不尽情理”的制度使得孩子无法获得正常的家庭生活和权益保障,成年人犯错的恶果由无辜的孩子承受,有悖于公正与公平。如何实现私自收养情、理、法的平衡?使收养制度更接近和体现情与理,笔者认为,有必要从立法完善、司法能动与民政部门积极作为三方面进行。
(一)细化收养实质要件的规定
      《收养法》关于收养实质要件的规定过于严格,使得民众有送养与收养的意愿,却被挡在法律之外,只能逃避登记私自收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出台,将收养的实质要件进行了一定的修改和完善,主要有:1、删除可收养的未成年人“不满十四周岁”的限定(第一千零九十三条),扩大了被收养人的范围。2、增加规定“只有一名子女”也可作为收养人的情形,并要求收养人应没有不利于被收养人健康成长的违法犯罪记录(第一千零九十八条),扩大了收养人范围的同时,从保护被收养人利益的角度提高对收养人的要求。3、修改可收养子女人数的规定,即“无子女的收养人可以收养两名子女;有子女的收养人只能收养一名子女。”(第一千一百条)。4、“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 修改为:“无配偶者收养异性子女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第一千一百零二条)“无配偶者收养异性子女”既包括男性收养女性,也包括女性收养男性,内容更全面和完整。5、为适应未成年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界限由10周岁下调至8周岁,将应征得被收养人同意的年龄由10周岁修改为8周岁。综而言之,虽然修改不多,但上述1、2、3的修改放宽了收养实质要件的规定,扩大了被收养人与收养人的范围,增加可收养子女的人数,让更多的当事人得以成立收养关系,有利于减少私自收养的情况发生。
        不足之处在于,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四条的规定,“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生父母”可以作为送养人,“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如何认定?《民法典》没有规定可供参考的因素和标准。一般认为,亲生父母因贫困、患病、残疾等没有能力抚养未成年子女属于特殊困难,但我国现今人们物质生活水平已极大提高,社会保障与福利救助也有一定发展,家庭贫困无力抚养子女的情形很少。因亲生父母患病、残疾没有能力亲自抚养子女的,一般可以靠亲朋好友、民政、居委村委帮助渡过。而对于一些特殊情形是否属于“特殊困难”尚无明确规定,例如未成年人被强奸生子,或精神病人被诱奸、强暴而怀孕生子,施暴者逃逸或被判刑的,该孩子能否被送养?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生育子女,因一方或双方已有家庭而无法、无力养育孩子,是否属于“特殊困难”?《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五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均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且可能严重危害该未成年人的,该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可以将其送养。”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因被诱奸、强暴所生的孩子,因不符合此规定而不能被送养,这对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极为不利。《收养法》和《民法典》的规定都是设定在自然人“成年——适婚——结婚——生育”的常态,而没有顾及一些非常态的特殊情形。
        孩子由好心人收养,能给他们完整、健康的家庭成长环境,无疑符合儿童最大利益原则,但却因不符合收养实质要件的规定而无法获得登记,因非常态的特殊情形而形成的私自收养处于法律规范之外。孩子被他人收养后,就面临着户口、入学、社保、就业等一系列问题,以及收养人、被收养人与送养人之间的权利保障、对收养人的责任监管等法律难题。因此,笔者认为,应对“特殊困难无力抚养”中的“特殊困难”规定具体的参考因素和认定标准,包括贫困、患病、残疾、未成年、年迈(50周岁以上)、入狱(3年以上)等无力抚养子女的,可作为送养人。同时规定:“有特殊困难的生父母不能就送养达成一致,不同意送养的一方却无力抚养的,另一方有权单方送养,不同意送养一方的父母有优先抚养的权利。决定送养的生父母是未成年人的,可由其监护人代为送养。”建议《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五条增加一款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一方因患病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另一方因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却不同意送养的,不具备完全民事行能力一方的监护人可代为送养,不同意送养一方的父母有优先抚养的权利。”
(二)最大限度赋予法官自由裁量权
       法律制度的设计再完美,也不可避免存在疏漏和滞后性。如前所述,法官审理收养纠纷案件,并非千篇一律地将《收养法》施行后的私自收养判定为无效或不成立。有些不符合《收养法》第30条第1款的规定或法律无明确规定的,法官基于收养的情与理,自由裁量判决被收养人补偿收养人抚养费、支付生活费,这些不属于适用法律错误的“错案”,反而得到当事人的认可,取得良好的裁判效果。笔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自2015年至2020年的二审收养关系纠纷案件判决书,只收集到了16份,也就是说二审收养关系纠纷案只有16件,且没有一件是上述500件一审收养关系纠纷案的当事人提起的。其中有11件的案情基本相同,即收养人起诉请求法院解除收养关系,一审法院认为双方关系没有恶化或双方不成立收养关系,判决驳回。原告(收养人)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改判解除收养关系。另有2件是收养人与送养人关于收养关系是否成立的纠纷;还有3件是收养人与被收养人关于收养关系是否成立,以及被收养人是否需要补偿收养人抚养费、支付赡养费的纠纷。其中有一份判决书的内容是,一审法院判决因未登记收养无效,驳回收养人要求被收养人补偿抚养费的诉讼请求。二审法院维持一审收养无效的判决,但改判被收养人补偿收养人支出的生活费等费用共44640元。[18]二审法院的此项判决也是法官基于私自收养的情与理自由裁量做出的,值得称道。
        收养关系纠纷案件属于家事案件,牵涉收养人、被收养人、送养人及其相关近亲属的情感纠葛,也体现着人伦事理。既要完善收养法律制度,也要赋予法官最大限度的自由裁量权,以法律为依据的同时,考究判决结果是否合乎收养的情与理,能否被广大民众的朴素情感所认可和接受。1992年4月1日《收养法》施行后,未经登记的收养关系不成立,但收养关系被判决认定不成立、无效或解除的,收养人能否要求被收养人补偿支出的抚养费或向其支付赡养费?《民法典》对《收养法》的原有规定没有做任何的修改和增加,在现行法律规定不尽合理、缺乏规定的情况下,笔者认为,法官可以行使自由裁量权,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做出合情合理、公平公正的判决。我国类型化的判例制度逐步建立和完善,为避免收养关系纠纷案件“同案异判”的现象,增强案件审理结果的可预见性,最高人民法院可通过选定并发布指导性收养关系纠纷案例,供各级人民法院审判类似案件时参照。通过统一司法裁判,推进我国收养法律制度的修改和完善。
(三)民政部门的积极作为
       在我国,收养既是民事法律行为,也是行政行为,民政部门承担监督管理收养的重要职责。《民法典》第一千零五条第五款增设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应当依法进行收养评估。”但依此规定,只有在当事人向民政部门申请办理收养登记时,民政部门才对收养人的情况进行评估,以确定是否准许办理收养登记。私自收养的形成原因很复杂,民政、公安等部门采不闻不问不管的态度或将之认定为违法行为严惩都是不妥当的,反而挫伤好心收养人的感情,使私自收养变得更加隐蔽,极不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权益。因此,笔者建议,民政部门应与公安、计生、村(居)委会等部门联合行动,共同开展私自收养情况的专项调查行动,“卷地毯式”地排查出私自收养的家庭,根据不同的情况,引导、鼓励符合收养实质要件的当事人办理收养登记,为其提供便利、指导和帮助。收养人不符合收养法定实质要件,但收养人与被收养人共同生活、抚养事实已存在多年,被收养人的成长环境已基本稳定的,可参照《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八条的规定,经评估,收养人具备抚养的能力和条件且没有不利于被收养人健康成长的违法犯罪记录,即使无法办理收养登记,也应为被收养人解决户口、入学、社保等问题,而不是被动、消极地等待当事人前来申请办理收养登记。
        同时,加大宣传《民法典》收养法律规定的力度,提高民众法律意识,促进人们通过合法程序和途径,成立收养关系,有针对性地监督和管理儿童福利机构的送养行为,杜绝和严惩送养过程中的腐败、寻租行为。捡拾弃婴送至儿童福利机构的人,符合收养实质要件的,有优先收养的权利,以消除他们的顾虑,减少私自收养的现象发生。
 
参考文献:
[1]黄邦汉,俞宁,欧元雕、姜红.华鸟美巢——美国家庭收养中国儿童问题研究[M].合肥: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2005.
[2]蒋新苗.国际收养法律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
[3]林秀雄等.收养专题研究[M].台北:元照出版有限公司,2016.
[4]黄宗乐.亲子法之研究[M].台北:三民书局,1980.
[5]杜江涌.家事法与家事习惯——晋中地区家事习惯调查报告[M].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17.
[6]雷春红.欠缺法定要件收养关系的法律规制——以浙江省为样本[J].西部法学评论,2014,(1).
[7]靳羽.要件欠缺收养关系的法律规制[J].人民司法·应用,2010,(3).
[8]雷敏,蒙永辉.民间收养的法律困境与应对策略[J].南海法学,2017,(2).
[9]吴锟,吴国平.我国弃婴收养行为存在的问题及其法律规制[J].福建行政学院学报,2014,(1).
[10]胡新建.儿童收养评估制度的法理基础与体系建构[J].中国社会福利,2016,(2).
[11]法国民法典[M].罗结珍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
 
 
 


[①]黄宗乐.亲子法之研究[M].台北:三民书局,1980:213-214.
[②]蒋新苗.国际收养法律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7.
[③]林秀雄等.收养专题研究[M].台北:元照出版有限公司,2016:15.
[④]蒋月.婚姻家庭与继承法[M].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07:192.
[⑤]陈苇.婚姻家庭继承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296.
[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编.中国民政统计年鉴:中国社会服务统计资料.2018[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8:49.
[⑦]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编.中国民政统计年鉴:中国社会服务统计资料.2018[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8:151.
[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编.中国民政统计年鉴:中国社会服务统计资料.2018[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8:151.
[⑩]黄邦汉,俞宁,欧元雕、姜红.华鸟美巢——美国家庭收养中国儿童问题研究[M].合肥: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2005:223.
[11]《中庸》第二十章。
[12]《孟子·梁惠王上》。
[13] 1992年4月1日《收养法》施行后,没有办理收养登记且不具有抚养事实的42件收养关系纠纷案件,不具有抚养事实的情形与此相同。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