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春红律师:13666659140
PreviousNext

观点文章

时间:2022-04-11

论丧偶儿媳、丧偶女婿的法定继承权

                                                                                                                                              作者:张洁[1]

【摘 要】《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九条规定:“丧偶儿媳对公婆,丧偶女婿对岳父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此规定延续了《继承法》第十二条的规定,是我国继承编上所独有的规定,对于鼓励儿媳和女婿主动承担赡养老人的责任能够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但由于理论基础不足和实践效果欠佳,在司法实践过程中受到许多争议。为此,有必要修改现行的立法,规定遗产取得制度,并将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女婿列为无固定顺位继承人,既符合传统观念又满足社会现实。
【关键词】赡养义务;继承权;无固定顺序继承人
 
         一、我国现行立法分析
      (一)丧偶儿媳、女婿法定继承权的构成要件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九条规定丧偶儿媳、女婿具有法定继承权共有两个构成要件:一是必须存在丧偶的情形;二是必须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第一个构成要件是身份条件的限制。民法典的此条规定以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姻亲关系为基础。姻亲关系随着婚姻关系的成立而产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晚辈对于长辈存在赡养义务;若婚姻关系消灭,姻亲关系也随之消灭,此时赡养公婆和岳父母,并不是法定义务,而是道德义务。在自己的配偶意外早逝后,主动担起赡养其父母的义务,是值得称赞的。因此,此条规定的适用前提是存在丧偶的情形。第二个构成要件为对老人履行主要赡养义务。《民法典继承编草案(征求意见稿)》第十三条曾规定:“丧偶儿媳对公、婆,丧偶女婿对岳父、岳母,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的,应当分给合理份额的遗产。”因此,根据此条规定,有没有尽到“主要的”赡养义务应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考量:一是给予公婆或岳父母经济上的支持;二是在他们的生活和精神方面给予支持;三是必须要给予长期、稳定的支持。
      (二)《民法典》延续《继承法》的立法理由
       从道德角度出发,此条规定无疑能够鼓励丧偶儿媳、女婿更好地承担起赡养老人的任务和使命。由于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很多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如果子女意外早逝,其父母便会处在没人养、没人管的境况,无疑会增加社会的压力。因此,制定此规定的目的在于鼓励意外失去配偶的当事人主动地、自发地赡养配偶的父母,将他们当作自己的亲生父母般对待,这样一来,老人们不仅在生活上有所保障,而且在精神上也有所依靠。从法律角度出发,由于姻亲关系的消灭,双方之前已无赡养义务。而在前者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时,赋予他们享有第一顺位继承人的法定权利,这和他们所承担的义务相当。反之,如果前者并无履行到主要的赡养义务,则不能获得该权利,这亦符合公平原则。
        二、我国现行立法不足之处
        自1985年《继承法》颁布以来,学界中对于“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女婿列为第一顺序继承人”颇有争议。有学者认为,“如若单纯为实现养老、扶助功能而赋予其(丧偶儿媳、丧偶女婿)法定继承人的地位,不符合继承立法通例,也不符合公众的继承习惯与继承习俗。”[2]
       从司法实践角度出发,会产生不公允的继承结果。若儿媳、女婿符合前文所述两个构成要件,则具备了第一顺位继承的资格。假设一个老人有两个儿子甲和乙,其中甲有配偶丙和儿子丁,若甲不幸去世,丙主动赡养该老人并给予其经济、生活、精神上的长期、稳定的支持,便可以享有第一顺位的继承资格,取得其中三分之一的遗产。丁通过代位继承也取得一份遗产,那么丙和丁就取得了老人三分之二的遗产。如果乙也履行到了主要赡养义务,只能取得三分之一的遗产,这显然对于亲生儿子乙而言是不公平的。
       从理论角度出发,此条规定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被继承人的意志。如果被继承者未订立遗嘱也未签订遗赠抚养协议,根据继承编的相关规定,此时适用法定继承,极大可能会发生其遗产全部外流的情形,这违背了尊重被继承人意思自治的立法宗旨。
       三、丧偶儿媳、女婿法定继承权的立法修改建议
     (一)规定遗产取得制度
     《民法典继承编草案(征求意见稿)》第十三条曾规定:“丧偶儿媳对公、婆,丧偶女婿对岳父、岳母,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的,应当分给合理份额的遗产。”有些学者主张将遗产继承制度改为遗产取得制度。与遗产继承制度相比,遗产取得制度的最大不同在于权利人对遗产所享有的权利的性质和权利基础不同。[3]根据现行法规定的遗产继承制度享有的遗产权利属于继承权,继承权是一种享受的权利,既不属于物权也不属于债权,而根据学者主张的遗产权利属于遗产酌给请求权,这属于债权。
       遗产取得制度的确能避免是否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的判断难题,在一定程度上也能更好地实现对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女婿与儿女之间遗产分配的公平。但是,遗产取得制度将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女婿取得公婆、岳父母遗产的权利单纯的评价为经济上的补偿,而忽略了他们之间的社会身份关系,这并不符合中华民族的传统观念和当前的社会现实。
       (二)列为无固定顺位法定继承人
       有学者主张,将丧偶儿媳、女婿作为无固定顺位法定继承人,将法条修改为“丧偶儿媳、女婿对公婆、岳父母,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的,没有代位继承人时,作为第一顺位法定继承人参加继承;有代位继承人时,可以请求分得部分遗产。本法所称的对公婆或者岳父母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或者丧偶女婿作为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的,不论其是否再婚都享有权利。”[4]
       将丧偶儿媳、女婿列为无固定顺位法定继承人,既保留了丧偶儿媳、女婿与公婆、岳父母之间的身份关系,又有助于减少遗产全部外流,履行可能体现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愿,还能够确保其始终享有继承遗产的权利。因此,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女婿列为无固定顺位继承人,将似乎是目前最契合社会现实的解决方法。
       四、结语
       《民法典》对于继承编的修改略为保守,将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丧偶儿媳、女婿列为第一顺位继承人这一规定自《继承法》出台以来就饱受争议,但《民法典》还是延续了这一规定。笔者认为,应当保留丧偶儿媳、女婿对公婆、岳父母的继承权,但应对他们的“第一顺位”作出适当修改,将其修改为“无固定顺位”不失为一种合适的方法,一方面丧偶儿媳、女婿在一定前提下仍可取得第一顺位继承遗产的资格,避免产生司法实践过程分配遗产的不公平结果;另一方面亦能鼓励丧偶儿媳、女婿积极承担起主动赡养老人的责任,更好弘扬传统美德和高尚道德。
 
  审稿人:雷春红


[1]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
[2] 王歌雅.《民法典·继承编》:编纂争议与制度抉择[J].法学论坛,2020,(1):115-125.
[3] 瞿灵敏.丧偶儿媳、女婿继承权的法理基础与制度完善——兼评《民法典继承编(草案)》(第二次审议稿)第
908条[J].法治现代化研究,2019,3(05):138-139.
[4] 郑帅旗.论丧偶儿媳和丧偶女婿的法定继承权——兼评《继承法》第12条的规定[J].学理论,2013(18):12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