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春红律师:13666659140
PreviousNext

律师说法

时间:2022-05-08

此《分家协议》能否被认定为遗嘱?
                                                                                                         
                                                                                                                        作者:张洁[1]
     【基本案情】高某和庞某是夫妻,两人育有六名子女:高某1、高某2、高某3、高某4、高某5、高某6。1997年11月12日,高某留有一份《分家协议》,主要内容为:1、现家中有北房六间,东起三间归二位老人居住,产权归高某及庞某所有。2、西边三间归高某6居住,产权归高某6所有。二位老人百年之后,产权归高某6。该协议落款的“证人”处有村长、队长的签字,并加盖了村委会的公章;“代笔”处有“王某”的签字,还有“高某”、“高某7”、“高某6”、“赵某”的签字,落款时间为“97.11.12”。
       2003年9月4日,该套房屋进行了拆迁,高某、高某6与拆迁公司订立了《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该协议的“甲方”处加盖有拆迁公司的公章,“乙方”处有“高某”、“高某6”的手写签字,落款时间为“03年9月4日”,约定自该协议签订之日起7日内由拆迁公司向被拆迁人开具领款凭证,被拆迁人按照有关规定持领款凭证到银行支取补偿款。2003年9月9日,高某(买受人)与北京建雄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该合同项下的房屋尚未办理权属转移登记手续。
       此后,高某因病去世,并于2017年9月20日办理了户口注销手续。庞某于2018年因病去世,并于2018年10月31日办理了遗体火化。二位老人生前没有留下遗嘱。高某1、高某2、高某3主张该套商品房属于遗产,由于二老未留下遗嘱,应按法定继承。高某4、高某5、高某6主张应按高某生前留下的《分家协议》处理,由高某6继承。最终,法院判决支持了三原告的诉讼请求,确认《商品房买卖合同》项下的权利、义务由高某1、高某2、高某3、高某4、高某5、高某6继承。
     【法律解析】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该《分家协议》是否属于遗嘱以及效力如何?《分家协议》是否视为被撤回?分家协议在我国广大农村地区十分常见,当事人因此发生纠纷时,法院根据分家协议的内容认定其性质,确定裁判依据。从《分家协议》的内容:“二位老人百年之后,产权归高某6”判断,该《分家协议》具有遗嘱属性,属于代书遗嘱。《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五条规定了代书遗嘱应具备的形式要件,即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并由遗嘱人、代书人和其他见证人签名,注明年、月、日。本案的《分家协议》中由王某代书,由高某7以及另一高某的朋友赵某见证,且王某、高某、高某6、高某7及赵某均手写签名,并注明了年、月、日,符合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由于《分家协议》中涉案房屋属于高某与庞某的夫妻共同财产,而庞某未在协议上签字,故仅认定为高某处分自己的遗产。
       此《分家协议》认定为遗嘱,但在被继承人去世前,其所涉特定财产发生非因继承人原因的形态变化,《分家协议》的效力是否因此受到影响?对此,《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四十二条规定,遗嘱人可有两种方式撤回、变更自己所立的遗嘱:一是明示撤回,比如遗嘱人再行订立新的遗嘱对原遗嘱的内容进行修改;二是默示撤回,比如遗嘱人生前实施了相关民事行为否定或变更了原遗嘱的内容。一般情况下,如果不存在客观上无法设立新遗嘱的困难时,遗嘱人明知原有财产灭失或者财产形态发生了变化,却没有订立新的遗嘱,则视为遗嘱人以自己的行为撤回了原有的遗嘱,财产按照法定继承处理。本案中,涉案房屋于设立《分家协议》之后因房屋拆迁灭失,该《分家协议》非因被继承人原因发生形态变化,因此该协议视为被撤回。而高某、庞某在生前并未对拆迁款作出任何安排,且没有证据证明二位老人订立了新遗嘱,因此,应根据《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三条的规定按法定继承办理。
       实践中,老人生前订立遗嘱时,为避免老人百年后子女就遗产继承发生纠纷,应提前了解各类遗嘱的形式要件,避免订立无效遗嘱,还要告知子女并与其协商,避免继承人之间的纠纷。
 
                                                                                                                  审稿人:雷春红



[1]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