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春红律师:13666659140
PreviousNext

律师说法

时间:2022-05-15

恋爱期间赠与的财产能否要回?
                                    
                                                                                                                                                           张点点[1]

事实概要:2019年10月,原、被告通过网上相亲认识后发展为恋爱关系。2020年4月后双方同居,共同居住在被告购买的房屋中。被告要求原告以做生意为理向银行申请经营贷款,用于被告的房产贷款,被告承诺可以在房产证上增加原告名字,将房产变更为共同共有。2021年2月28日,原被告共同签署了《协议书》,主要内容为:“原告付出给被告的一切财物包括钱和房子都不准以任何理由要回来,特此证明,协议保证书作为证明。”不料,双方后来闹矛盾分手,原告以被告未履行在涉案房产上给原告加名的承诺以及双方最终未能办理结婚手续为由,要求被告向其返还涉案房产的购房和装修的贷款,以及双方同居期间产生的不当得利款项共计644639元。一审法院作出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被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思路:不当得利请求权人应当就构成不当得利请求权的基本要件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原告主张不当得利,应就被告取得涉案款项没有法律根据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但是本案的事实证据表明所涉款项皆为无条件赠与。首先,涉案《协议书》的内容显然属于赠与的意思表示。原告主张该《协议书》系受被告及其弟弟胁迫下出具的,但对此不能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实,且原告自认包括涉案《协议书》在内,曾先后出具过4份类似的协议书给被告,结合出具《协议书》时均处于双方同居期间,原告主张多次受胁迫而未报警处理也与一般常理不符。故涉案《协议书》的内容应认定为原告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次,该赠与属于无条件的一般赠与。原告主张的款项的给付时间均发生在涉案《协议书》出具日期之前,该《协议书》明确约定对于原告给予被告的一切财物,原告都不得以任何理由向被告索回,并未载明任何附加条件或附加义务;原告主张出具涉案《协议书》实际系以双方结婚或在涉案房产加名为条件,之前立具的其他《协议书》亦载有以结婚为目的的内容,但原告对此不能提交确实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
        综上,被告已获取的涉案款项属于一般赠与或者共同生活开支,均具有法律依据。原告主张涉案款项属于不当得利并诉请被告返还上述款项,缺乏理据,一审法院予以驳回,二审维持原判。
 
判例评析:恋爱关系中双方可能形成复杂的财产关系。就本案的财产纠纷而言,涉及到以下三种争议。第一,对于是否构成无条件赠与,可以根据双方订立的合同等证据加以确定。第二,对于争议财产是否为不当得利,则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九百八十五条的规定加以判断:“得利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的,受损失的人可以请求得利人返还取得的利益,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为履行道德义务进行的给付;(二)债务到期之前的清偿;(三)明知无给付义务而进行的债务清偿。”该条说明,在实际审查不当得利的过程中,“得利人取得财物是否具有法律依据”是核心,在恋爱关系中双方财产的转移多基于赠与,如果有证据证明此类法律关系,或存在该条规定的三种情形之一的,就没有适用不当得利规则的空间,反之,若双方的财产流转根本找不到法律根据,不当得利的请求可能会得到支持。第三,对于一方利用亲密关系实施胁迫获得的财物,该法律行为可撤销。基于以上的审查思路,法院根据证据事实对本案最终的认定是:原告与被告间的涉案财产关系是无条件的赠与,无法基于不当得利请求返还,也没有证据证明原告的赠与行为是出于胁迫。
        上述是原告诉讼请求无法得到支持的直接原因,值得注意的是,此案中原告败诉还有一个潜在的原因,就是原告无法证明双方的赠与协议是以结婚为目的的,所以裁判结果也是建立在一般民事法律关系之上的,而一般民事法律关系形成的赠与关系通常不存在返还的情况。但如果本案双方确有结婚的目的并有证据加以证明,那么原告替被告还房贷,被告承诺在房产证上增加原告名字,就有可能构成婚姻的筹备行为,对于数额较大的赠与,特别是以结婚为目的的赠与,其中有些财产利益就可能属于按份共有关系,原告可能会有请求返还财物的余地。
 
                                             审稿人:雷春红


[1]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