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春红律师:13666659140
PreviousNext

典型案例

时间:2021-09-22

恋爱时给付的财产能否认定为彩礼?
作者:雷春红
 
事实概要
        俞某与徐某(女)经人介绍在杭州发展为恋爱关系,双方未共同居住及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恋爱两年半后双方分手。2019年12月5日,俞某起诉至山东省招远市人民法院,要求徐某返还彩礼。招远市人民法院一审查明,恋爱期间俞某通过银行转账及微信转账等形式向徐某支付了款项共计956720.31元,鉴于两人曾有的恋爱关系,俞某只要求徐某返还862800元,法院准许。徐某对俞某主张的款项数额没有争议,但她认为,俞某的转款都是表达爱意的赠与行为,并非彩礼,不应返还。招远市人民法院作出(2019)鲁0685民初4328号民事判决书,支持原告俞某的诉讼请求,判决被告徐某返还原告俞某彩礼款409000元、买车款435800元。徐某不服,提起上诉。2020年10月19日,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鲁06民终3689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思路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恋爱期间,俞某向徐某支付的862800元的性质,徐某应否返还。徐某称,俞某请求返还的所有款项都是赠与,不应返还。而俞某主张,恋爱期间,确实没有说明系附条件的赠与,但双方在交往中已谈婚论嫁,如果不是为了结婚,不可能送徐某的母亲2万元。综合本案证据包括转账记录及双方的陈述等,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上诉人俞某在微信中称上诉人徐某的母亲为丈母娘,说明双方并非普通意义上的男女朋友,二人结婚的意图明显。而且,被上诉人俞某给予上诉人徐某的钱款、购车款,数额巨大,明显不同于一般的双方在恋爱中为表达爱意的小额赠与,超出了普通赠与的范围,不应视为无条件的赠与。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因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该款项为附解除条件的赠与,赠与人可要求解除赠与。一审法院以双方身份考量为前提适用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参照彩礼的规定处理,判令上诉人徐某返还被上诉人俞某恋爱期间为其支付的购车款等大额支出,适用法律并无不当,较为合理,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规定的公平原则和公序良俗原则,故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判例评析
       恋爱期间,男方给予女方的钱款、物品等是否认定为彩礼,一直是案件审理中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人民法院基于双方是否有结婚合意加以确定,如果双方关于是否曾有过结婚的合意发生分歧,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由无法举证的一方承担不利法律后果。
       彩礼的法律性质直接影响着彩礼的返还,如果认为彩礼只是一般的赠与,根据赠与合同的法律规定,在标的物所有权转移后,除法定情形外,赠与方不能要求受赠方返还。然而,彩礼具有习俗性、仪式性和象征性等特征,并不同于一般的赠与。法学界关于彩礼的性质,主要有六种观点:证约定金说、从契约说、赠与说、目的赠与说、附义务赠与说、附条件赠与说(分为附生效条件和附解除条件两种)。其中,附解除条件的赠与是大多数学者的观点。司法实践中,男方以附条件赠与为由,向女方主张返还恋爱期间给付的彩礼,是否能充分举证证明曾有结婚合意,是获得法院支持的关键因素。

《民法典》第6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第8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