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春红律师:13666659140
PreviousNext

典型案例

时间:2020-09-20

继承诉讼中被告缺席判决问题解析
­­                     ——丁某诉蔡某、丁乙、丁丙遗产继承纠纷案
作者:雷春红
【案情简介】
原告:丁某,男,1937年出生,住某市某街道某村二组。
被告:蔡某,女,1965年出生,住某市某街道某村二组。
被告:丁乙,女,1990年出生,住某市某街道某村二组。
被告:丁丙,女,1995年出生,住某市某街道某村二组。
原告丁某诉被告蔡某、丁乙、丁丙继承纠纷一案,原告于2005年4月29日向法院起诉,法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叶某独任审判,后因被告蔡某下落不明,法院于2005年7月25日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05年10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丁某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法院采取多种方式向被告蔡某送达起诉状副本和开庭传票等材料,均无法送达,法院依法公告送达,被告仍未到庭参加诉讼,法院依法缺席审理。
原告诉称:1999年下半年,原告与其子丁甲共同建造楼房一幢。2002年6月,丁甲因故遇难。2003年10月16日,该房屋被拆迁,由丁甲的妻子即被告蔡某与拆迁单位签订了《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协议载明:房屋建筑面积为371.5平方米,总计补偿金额301295元。2003年10月20日,市国土资源局将该房屋301295元补偿金一次性支付完毕,该款全部被被告蔡某侵占。后原告多次要求分割丁甲的部分遗产遭被告蔡某的拒绝。为此,原告与妻子于2004年10月共同向法院提起诉讼,后因诉讼程序上的问题,原告申请撤诉。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再次向法院起诉,要求继承儿子丁甲的遗产41928元。
为了证明上述事实,原告提供了以下证据:1、市国土资源局出具的证明及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各一份,证明被告蔡某收到房屋拆迁补偿款301295元的事实。2、复印于(2004)临民一初字第*号案的开庭笔录,证明本案原、被告的主体资格及原告应得的遗产份额被被告占有的事实。
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因被告未到庭质证,视为放弃质证的权利。法院对上述证据进行审核后,认为上述证据具有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其证明效力予以认定。
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及所作的陈述,法院认定的事实如下:原告丁某的儿子丁甲与被告蔡某结婚后生育丁乙和丁丙,现丁乙和丁丙均未成年。1999年下半年,丁甲与蔡某夫妻在某市建造了楼房一幢,建筑面积为371.5平方米,由丁某甲和被告蔡某、丁乙、丁丙共同居住。2002年6月,丁甲因故遇难。2003年10月16日,该房屋被拆迁,由被告蔡某与拆迁单位签订了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被告蔡某于2003年10月20日获得拆迁房屋补偿金额301295元,其中房屋的货币补偿金额为295295元,住宅搬迁补偿金额和临时过度费共计6000元。该房屋补偿金额一直由被告蔡某占有。2004年10月,原告夫妻曾向法院起诉,要求继承丁甲的房屋遗产,在审理中原告王某(丁某的妻子)去世,后原告丁某撤回起诉。2005年4月29日,原告再次向法院起诉,要求继承丁甲的房屋遗产41928元。
在庭审中,原告丁某承认本案争议的拆迁房属于其子丁甲与被告蔡某的夫妻共同财产,并同意放弃拆迁房屋属于其妻子王某继承的遗产的继承权。
法院认为,被告未出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抗辩权。原告之子丁甲与被告蔡某于婚后共同建造的房屋一幢,是丁甲与蔡某的共同财产,按照我国《婚姻法》的规定,丁甲享有一半的份额,丁甲去世后,属于丁甲所有的份额属于遗产。该房屋的拆迁补偿金中的住宅搬迁补助费和临时过度费共计6000元,不属于遗产。该房屋的货币补偿金295295元的一半属于丁甲的遗产,按照法定继承顺序,由第一继承人即原告、原告的妻子王某、被告蔡某、丁乙、丁丙继承。现原告主张继承丁甲遗产的五分之一,放弃对妻子王某的遗产的继承,法院予以支持。故法院确认原告继承的遗产为29529.5元。据此,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2条、第130条,《婚姻法》第17条第2款,《继承法》和10条第1款、第13条第1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丁甲的遗产房屋货币补偿金中原告丁某应继承29529.5元,该款由被告蔡某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支付给原告丁某。
二、驳回原告丁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评析】
本案审理过程中,三被告既不应诉,也没有出席庭审,法院最后作出缺席判决,部分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判决中有诸多经验值得借鉴和探讨:
首先,本案中,法院采取公告送达方式,理由是否充分,值得商榷。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84条的规定,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公告送达。由于立法没有进一步明确“下落不明”、“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认定标准,司法实践中,各审判人员的把握也不一样。从本案的审理情况分析,原告丁某及其妻子曾在2004年10月向法院起诉过被告蔡某,要求继承儿子丁甲的遗产,该案曾开庭审理并记有开庭笔录。后来,因丁某的妻子去世,丁某撤诉。2005年4月29日,原告再次起诉蔡某,二次诉讼时隔半年时间,而且原告诉称曾“多次要求分割丁甲的部分遗产遭被告蔡某拒绝”,据此很难确定的认为蔡某及其两个未成年的女儿下落不明、住址不清。更何况,判决书对三被告的住址还有明确的记载。本案中,法院在公告送达之前采用了哪些方式送达诉讼材料,是否确实无法送达,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采取公告送达方式,判决书中并没有说明。由于三被告既不应诉也不到庭,被告是否从公告送达中得知丁某再次提起诉讼,无法断定。
其次,法院受理丁某的起诉后,原本采独任审判,后因被告蔡某下落不明,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这一审理程序是严肃、正确的。因为,当事人一方缺席庭审,原告的诉讼请求和提供的证据缺少了辨论和质证,增加了查清案情的难度,已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关于“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案件可以适用简易程序的规定。
最后,法院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和所作的陈述,认定的案件事实合乎逻辑和常理,有法律依据可循。原告认为,市国土资源局一次性支付完毕的房屋补偿金301295元属于丁甲的遗产,要求继承。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该房屋的拆迁补偿金中的住宅搬迁补助费和临时过度费共计6000元,不属于丁甲的遗产。而且,由于该房屋是丁甲与蔡某的共同财产,房屋的货币补偿金295295元的一半才是丁甲的遗产,由丁甲的继承人按份额继承。被告虽然缺席判决,但法官没有带有惩罚缺席被告的观念审理案件,而是根据诉讼材料,尊重案件的客观事实,作出了公正的判决。
 
【问题解析】    
 一、继承诉讼中被告缺席的主要情形
根据被告缺席是否具有主观故意,可将继承诉讼中被告缺席的情形分为主动缺席和被动缺席:
1.主动缺席。即被告收到法院的诉讼文书后,故意缺席法庭审理。有的被告在收到法院的诉讼文书后,在庭审前提交了答辩状,说明自己与被继承人、原告及其他继承人的关系,表明自己是否继承遗产以及继承遗产价值的多少,有的被告还提交证据材料加以证明。但是,在开庭审理时却不到庭,也不委托代理人到庭进行质证和辩论。有的被告既不提交答辩状、证据材料,也不到庭参加庭审,即恶意缺席,以达到故意拖延诉讼,逃避分割遗产的目的。
2.被动缺席。即被告没有收到法院的诉讼文书,也不知晓法院送达诉讼文书的公告,被告不知道案件的存在,因此既没有应诉,提交答辩状和证据材料,也没有到庭参加庭审。判断被告是恶意缺席还是被动缺席,可以从送达程序的圆满完成与否,法官释明权的行使以及指定期间内当事人是否已实施相应诉讼行为等方面进行认定。
二、 继承诉讼中被告缺席的原因
继承诉讼中被告缺席的原因可从以下两个方面分析:
1.被告的原因。被继承人去世后,遗产继承开始。继承人有责任妥善保管遗产,用遗产偿付继承费用,清偿被继承人生前所欠的债务,公正合理的分配各继承人的应继遗产份额等。但实际生活中,有些继承人利用直接掌管遗产的便利,企图侵吞遗产,逃避遗产债务,拒绝给其他继承人分配遗产。继承纠纷发生后,其他继承人或债权人将其诉到法院,有的被告收到法院送达的诉讼文书,知道自己肯定会败诉,索性躲避,故意不应诉,也不到庭参加审理。有的被告远在外地,认为继承遗产的价值小,不愿投入时间和精力到庭应诉。有的被告则下落不明、住址不清,法院的诉讼文书无法送达。
2.审判人员的原因。我国人口流动性大,增加了法院送达文书的难度。有的被告收到送达材料后不寄回送达回证,有些邮局投递失败的邮件不及时退回法院。近年来,法院受理的民商事案件数量大幅度增长,审判人员的判案压力大。有些审判人员经过一次或几次电话联系不上、上门查找不到、没有收到送达回证,就确定被告下落不明或诉讼文书采其他方式无法送达,适用公告送达。案卷中只做简单的记录,没有说明查证、认定和适用公告送达的全过程。而且,法院的送达公告通常在专业的法制报纸上刊登,当事人很少阅读此类报纸,被告不知道诉讼的存在而被动缺席,公告送达方式流于形式。公告送达程序的适用不严格,也是导致错误适用缺席审判的原因。
三、继承诉讼中被告缺席判决存在的问题
(一)法官难以全面查清案情,容易偏听偏信
遗产继承是财产移转的一种方式,但其特殊在于以一定的身份关系为前提,即继承人与被继承人之间须存在因婚姻、血缘或法律拟制产生的特定亲属身份关系。因此,被继承人去世后,各继承人为继承遗产发生的纠纷有时错综复杂。各继承人争夺遗产,利益冲突是明显的,但由于他们之间具有特定亲属身份关系,遗产继承纠纷之诉中往往带有复杂的情感因素。而且,遗产继承纠纷还会牵涉继承人以外的其他人,如被继承人生前的债权人和债务人、受遗赠人等。相较于合同、离婚案件而言,遗产继承纠纷案件涉及的当事人人数较多,当事人与被继承人之间、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复杂。
审理继承纠纷案件首先要查清的是,当事人与被继承人以及各当事人之间存在何种亲属身份关系,当事人是否享有继承权;其次,要确定遗产的实际价值,遗产的共有状况,是被继承人生前的个人财产,还是家庭共有财产、夫妻共有财产或合伙人共有财产;再次,还要查清被继承人生前的负债情况,被继承人生前是否留有合法有效的遗嘱或签订有遗赠扶养协议。在此基础上才有可能按照法律的规定或被继承人的遗嘱分割遗产,分配遗产时,还要考虑是否需要留下必留份、胎儿应继份、酌给遗产份额等。如果被告缺席庭审,法官只能听取原告的单方陈述,大多数原告都会从自己的利益出发,叙述各继承人与被继承人之间关系的亲疏远近、遗产的状况等,避重就轻,多争取利益,少承担义务。除非被告在庭审前提交了答辩状和证据材料,法官一般只能依据原告的陈述和证据材料加以审查判断,这就难以全面、准确的查清案情,容易偏听偏信,遗漏和偏差在所难免。
(二)证据材料审查不充分,容易出现误判
证据是断案的关键,法官只有依据合法有效的证据才能作出公正的裁判,而质证是审查证据合法有效性的重要程序制度。但是,被告缺席庭审阻碍了质证的顺利进行,由于无法开展证据材料的辨认、质疑和辩驳,法官往往简化庭审程序,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只进行形式审查,进而作出不利于缺席被告的判决。证据材料审查不充分,容易出现误判,加大了二审、再审改判的风险。以遗嘱继承为例,原告向法庭出示一份遗嘱,称是被继承人生前所立,请求法院判决自己有权利根据遗嘱的内容继承遗产。此时,准确审查、判断该份遗嘱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成为判案的关健,在被告方缺席的情况下,法官如果仅进行形式审查,并带有惩罚缺席被告的观念,作出有利于原告的判决,就很有可能因对证据材料的审查不够完整、充分而造成错案。
(三)缺席判决的被告缺乏事后救济途径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缺席判决与对席判决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当事人一方不服判决的,只能提起上诉或申请再审。故意缺席庭审的被告是对自己诉讼权利的放弃,应当对自己的缺席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但有的被告住所不明或其他客观原因,法院无法送达诉讼文书,公告送达并不能确保被告知悉诉讼的存在,此类情况下,令被告承担缺席判决的法律后果,有失公平。继承诉讼中,被告住址不清、下落不明的情况并非罕见,有的被告为了侵吞遗产、逃避债务而销声匿迹;有的被告则在国外、省外工作和生活,住址难以查清。不管何种原因和动机,被告客观上不知道诉讼的存在时,判令其承担缺席判决的法律后果,等于剥夺其一审的诉讼利益,有失公正合理。
此外,缺席判决还会产生执行难的问题,尤其是被告下落不明的情况下所作的缺席判决,即使法院判决原告胜诉,但是原告的继承利益也很难从被告处获得实现。
四、继承诉讼中被告缺席判决制度的适用与完善
被告缺席判决制度的目的不是惩罚缺席的被告,而是平衡原、被告双方当事人的利益,避免诉讼的拖延和诉讼资源的浪费。我国现行《民事诉讼法》关于被告缺席判决的规定较为简单、笼统,过于强调法官职权,在适用中没有真正体现平等保护双方当事人权益的诉讼原则。建议根据被告缺席的不同情形,采取相应的判决模式。
(一)被告主动缺席的判决模式
被告主动缺席庭审,但在庭审前提交了答辩状和证据材料,表明自己对原告诉讼请求的态度以及继承遗产的意愿,法官宜采取一方辩论主义,由原告方陈述自已的诉讼请求,并针对被告的答辩内容和证据材料进行单方辩论。在此基础上,法官需综合分析原告的陈述意见、被告答辩状的内容以及双方提供的证据材料,判断证据的真伪,对比证据证明力的大小,作出缺席判决。如果被告在庭审前只提交答辩状,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材料加以证明,在原告陈述自己的诉讼请求和说明证据证明的事项后,法官应询问原告是否同意被告的答辩意见,并说明理由。在此基础上,明晰原告和被告的意见冲突,判断双方所述事实的真伪,作出缺席判决。采取一方辩论主义作出的缺席判决,被告事后不能提出异议。
被告主动缺席庭审且不提交答辩状和证据材料,即“恶意”缺席,法官宜采取缺席判决主义,视被告的缺席为对原告主张的自认。所作的缺席判决,被告不能在事后提出异议,只能提起上诉或申请再审。如果原告要求继承遗产的诉讼请求不符合逻辑和常理,提供的证据存在疑点和漏洞,无法证明原、被告与被继承人的关系或遗产实际状况的,法官可以作出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缺席判决。
(二)被告被动缺席的判决模式
如果被告因各种原因确实不知道继承诉讼案件的存在,既不提交答辩状和证据材料,也不到庭参加庭审。由于被告缺席并没有主观故意,法官宜采取缺席判决主义,根据原告的陈述和提供的证据材料,客观公正的作出支持或不支持原告诉讼请求的缺席判决。对此,被告有权利在判决作出后一定期限内提出异议,并在异议申请中说明不应诉和不到庭的原因。对此说明,法院做形式审查,如果异议成立,判决当然被撤销,诉讼恢复到判决前的状态。
此外,立法还需进一步具体规定公告送达的适用条件,细化公告送达的适用程序,设立公告送达审批制度。在被公告人可能活动的地域范围,采用易为人知的方式,如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等媒介加以公告。尽量避免被告被动缺席的发生,防止不适当的适用缺席审判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