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春红律师:13666659140
PreviousNext

典型案例

时间:2020-09-20

 
遗产债务的范围与清偿
        ——王乙诉王丙遗产继承纠纷案
作者:雷春红
【案情简介】
原告:王乙,女,1967年出生。
被告:王丙,女,1987年出生。
第三人:孟某,女,1925年出生。
第三人:任甲,男,1960年出生。
第三人:任乙,男,1965年出生。
原告王乙是被继承人王甲的妻子,二人于1998年5月22日登记结婚;被告王丙是王甲与前妻生育的女儿;第三人孟某是王甲的母亲;第三人任甲、任乙是王甲的同胞兄弟;王某是王甲、任甲、任乙的继父,于1971年与孟某结婚。2001年10月22日,王甲因故去世;王某于2005年6月去世。原、被告及第三人为继承王甲的遗产发生争议,王乙于2005年8月22日向法院起诉。
原告王乙诉称:原告与王甲结婚后,由原告出资及外借部分资金,建造了三间三层楼房,1999年2月取得房屋所有权证和房屋共有权证。至王甲去世时,为建造房屋欠下章某借款35000元,装潢材料款1000元。另外,王甲还有借款6800元;为办理王某的丧事欠下债务9854元。请求法院判决原告享有这三间三层房屋的一半所有权;依法分割作为王甲遗产部分三间三层房屋的一半;依法分割王某遗产附属平房一半;被告承担19367.5元债务。
被告辩称:所有的房屋均是王甲的个人财产,原告向章某的借款是其个人债务,装潢材料款在王甲去世时已基本清偿;办理丧事不存在借款;附属平房是王甲兄弟的财产,并不是王甲的财产;继承应在被继承人死亡后一年内提出,本案已超过诉讼时效;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孟某、任甲、任乙共同诉称:孟某与王某于1971年结婚,王甲、任甲、任乙均由王某与孟某抚养成人。王甲、王某相继去世,孟某有权继承王甲的遗产,王某也享有继承王甲遗产的权利,王某应得遗产份额由三位第三人继承。请求法院判决该三间三层房屋的八分之一归孟某所有,王某继承的三间三层房屋的八分之一归孟某、任甲、任乙所有;该平房归孟某所有。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任甲、任乙主张将他们可得份额归孟某所有。
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对房屋价值进行评估,法院委托市价格认证中心评估,评估认定房产价和土地开发成本总价为319860元,其中平房房价为9954元。
经庭审当事人陈述、举证、质证,法院认定的事实如下:原告王乙与王甲结婚后在建造了一幢三间三层的楼房,1999年2月取得房屋所有权证和房屋共有权证。王甲原有平房一间是王甲的个人财产,该平房位于楼房的西面,至今未取得房屋所有权证,孟某从1986年起一直居住在该平房中。1998年11月15日,王乙曾向章某借款35000元,未及时归还。2002年,章某提起诉讼,经法院判决后,王乙归还借款本息41300元。建房时欠下装潢材料款1000元,王乙已于2005年付清。
法院认为,三间三层的楼房是王甲与原告的共同财产,原告享有一半所有权。1998年11月15日,王乙曾向章某借款35000元,所生的债务42962元,及欠的装潢材料款1000元,应属于原告与王甲的共同债务。王某的遗产半幢楼房和平房一间,应承担夫妻共同债务的一半。原告王乙、被告王丙、第三人孟某及王甲的继父王某享有继承王甲遗产的权利,并在遗产范围内承担义务。王某继王甲后死亡,其权利和义务应由其继承人享有和承担。王某的继承人是孟某和已形成抚养关系的继子任甲、任乙。任甲、任乙自愿将可得遗产赠与孟某,法院予以支持。被告辩称本案已走出诉讼时效期间的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法院不予采信。在遗产分割中应考虑各继承人所承担的义务,及老年人和在校学生的合法权益,保持遗产房产的完整,便于当事人使用。属于王甲遗产的平房,因未取得房屋所有权证,可确定给继承人使用。
法院判决如下:
一、三间三层楼房中的一楼东面一间,及二楼三楼均归原告王乙所有;
二、三间三层楼房中的一楼中间一间归被告王丙所有;
三、三间三层楼房中的一楼西面一间归第三人孟某所有;平房一间归孟某使用。
    本案受理费11210元,评估费1100元,合计12310元,由原告王乙负担6155元,被告王丙负担2000元,第三人孟某、任甲、任乙共同负担4155元。
 
【裁判评析】
本案中,除了遗产在各继承人之间的分配外,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是被继承人生前债务的清偿,也就是死者遗产债务的清偿。各方当事人争议的是否属于被继承人的债务有:1、1998年11月15日,王乙曾向章某借款35000元,所生的债务42962元,及欠的装潢材料款1000元;2、2001年7月4日,王甲借款6800元;3、原告为办理王甲丧事负债9854元。
王乙向章某借款35000元,所生的债务42962元,及欠的装潢材料款1000元,法院判决认定是王甲与原告的夫妻共同债务是正确的。但在如何清偿的判决上过于简略,只写明了“王某的遗产半幢楼房和平房一间,应承担夫妻共同债务的一半。”实际上,王甲一直没有取得平房的所有权证,从《物权法》角度讲,还不能确定该平房为王甲生前所有,判决的第三项也是认定平房归孟某使用,而非归孟某所有。本案判决中,遗产分割的方法是实物分割,而非作价补偿,所以,在分配三间三层楼房及平房的所有权和使用权时,没有清晰的体现出王甲的遗产半幢楼房和平房一间是如何偿还夫妻共同债务一半的。
原告提供了2001年7月4日王甲出具的借条一份,旨在证明原告与王甲尚有共同债务6800元,原告还提供了为办理王甲丧事负债9854元的证据。对这两份证据,判决书只写明不予认定,并没有说明理由。据此推知有两种可能:其一,上述两份证据是伪证;其二,原告的负债与办理丧事没有关系,或者法院并没有将丧葬费用认定为遗产债务。我们认为,法院应该在判决书中明确的说明判决理由,只是简单的对证据不予认定,说服力不够。
本案审理过程中,已对楼房和平房的价值进行了评估,但法院判决分割遗产采的是实物分割形式。我们认为,这一方面没有发挥楼房价值评估的作用,另一方面没有最终解决各继承人应继份额问题。因为楼房为不可分物,本案的各继承人不可能共同居住在该楼房中,而只占有、使用各自分得的房间。最终的解决办法还是要作价补偿或变价分割,除非各继承人一致同意按份共有该楼房。
 
【问题解析】
    一、遗产债务的范围
遗产债务为被继承人生前所负的债务。债具有相对性,债基于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侵权行为发生,被继承人死亡后,不可能再成为债务人。继承费用、遗赠、遗产酌给份和特留份等都是被继承人死亡后成立,故不属于遗产债务。那么,遗产继承开始后是否还会产生债务?继承人是否会成为债务人?根据我国《民法典》的相关规定,继承人继承权利的同时,也继承了债务,须在继承遗产的实际价值范围内清偿被继承人生前欠缴的税款和债务。继承人不履行此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起诉继承人,要求其偿还,在此情形下,继承人是遗产债务人。但是,继承费用、遗产酌给份、必留份、遗赠等的给付,不宜将继承人认定为债务人,因为继承费用、遗产酌给份、必留份、遗赠等不是遗产债务,具体可分析如下:
1.继承费用
继承费用是指因遗产的管理、分割和执行遗嘱等支付的费用。主要包括遗产管理费、诉讼费、公示催告费、遗嘱执行费、拍卖、变卖遗产的税费等。继承费用的支出,是为全体遗产债权人、受遗赠人及继承人的利益的,属于共益费用。各国(地区)法律均规定应从遗产中先行偿付。因继承人过失产生的费用,由该继承人负担,不能从遗产中支付。继承费用与破产费用具有诸多的相同之处,破产财产应先用于支付破产费用,破产债权人不负有支付破产费用的义务。同理,继承费用是遗产的负担,遗产债权人、受遗赠人和继承人不负有支付继承费用的债务。实践中,如果遗产管理费用等于或高于遗产价值的,遗产管理人或继承人应及时分割遗产,以减少或避免遗产管理费用的开支。诉讼费用指的是继承人与其他人关于遗产诉讼所支出的费用,继承人之间因继承纠纷引起的诉讼,诉讼费用由继承人自行承担。
2.特殊继承人法定必留份
我国没有规定特留份制度,而是规定了法定必留份制度,这是我国继承法养老育幼原则的贯彻和体现。必留份是法定的,不是意定,无论遗产价值大小,遗产是否有负担,都必须留有适当的份额。必留份是法律强制规定的一种特殊应继份额,并非被继承人生前所负的债务,也不是继承人、受遗赠人应承担的债务,特殊继承人的必留份并不是遗产债务。
3.遗产酌给份
根据《民法典》的规定,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此规定是我国继承法养老育幼原则和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的具体体现。在遗产分割时,权利人可以向遗产管理人或继承人提出分得适当遗产的请求。遗产酌给份的数额根据剩余遗产价值、继承人及权利人的经济状况、当地居民生活水平等情况确定。
4.遗赠份额
遗赠是指继承人以遗嘱方式将个人财产赠与国家、集体或法定继承人以外的自然人的行为。遗赠人生前处分自己财产的行为,在其死亡后发生法律效力。遗赠是无偿行为,受遗赠人只继承遗产中的权利而不承受遗产中的债务。遗赠人生前负有债务的,受遗赠人只能接受清偿债务后剩余的财产。在受遗赠人明确表示接受遗赠时,该项财产即可确定为受遗赠人所有。现实生活中,遗赠物一般由继承人占有,受遗赠人需向遗嘱执行人或继承人请求取得遗赠物,遗嘱执行人或继承人有义务交付遗赠物,但此项义务不是继承人向遗赠人履行遗赠债务,而是将属于受遗赠人所有的遗赠物交还给遗赠人。遗赠人要求遗嘱执行人或继承人取得遗赠物,是在行使物权请求权,而不是行使债权请求权。
综上,继承费用、必留份、遗产酌给份、遗赠等并非遗产债务,继承人从遗产价值中偿付,实际上是在履行遗产管理人的职责,并非履行自己所负的债务。
(二)应划清遗产债务与其他债务、费用的界限
1.遗产债务与继承人不履行法定义务欠下的债务
我国实行有限责任继承原则,继承人以继承所得遗产的实际价值为限,清偿被继承人生前的债务。超过遗产实际价值的债务,继承人可以不予清偿,不存在所谓的“父债子还”。继承人放弃继承的,不承担清偿责任。现实生活中,有些被继承人生前贫困,因病欠下大笔医疗费,去世后仅遗有少量衣物、家具,继承人以不继承遗产为由,拒绝偿付被继承人的医疗费。实际上,被继承人生前欠下的医疗费不属于遗产债务,而是因继承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法定扶养义务造成的,是继承人本应承担的债务。
2.遗产债务与为继承人利益欠下的债务
被继承人生前为了继承人上学、结婚、治病等,以个人名义欠下的债务,被继承人死亡时,其遗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继承人仍需履行清偿义务。因为,这项债务是为继承人利益欠下的,不是被继承人生前完全用于个人生活需要所欠下的债务,即使是被继承以个人名义欠债,但继承人须承担清偿责任。
3.遗产债务与家庭共同债务
有些债务是以被继承人个人名义欠下的,但却是为了家庭共同生活、生产、经营,这类债务是家庭共同债务,不是被继承人的个人债务。家庭共同债务应当用家庭共有财产偿还,不能以被继承人的遗产偿还。但是,家庭共同债务中属于被继承人应当承担的部分,应当列入遗产债务的范围,用被继承人的遗产偿还。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一般用被继承人的遗产偿还其中的一半,遗产价值不足以清偿的,由生存的一方继续偿还。
4.遗产债务与继承费用、丧葬费用
继承费用不属于遗产债务,但因其具有共益性,是遗产上的负担,应从遗产中优先偿付。至于丧葬费用,属于遗产债务还是继承费用呢?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世界各国家(地区)的法律规定并不相同。根据《澳门民法典》第1906条、《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1174条第1款的规定,丧葬费用属于继承费用,从遗产价值中偿付。但德国民法不将丧葬费用列入继承费用,而是由继承人负担。《德国民法典》第1968条规定:“继承人负担被继承人的丧葬费用。”[①]我们认为,丧葬费用是被继承人死亡后产生的,不应列入遗产债务。但是否确定为继承费用,用遗产偿还,应当尊重我国社会民众的继承习惯。陈苇教授主持的当代中国民众继承习惯社会调查项目结果显示,我国大多数民众认为,对死者丧葬是扶养义务人应尽的义务,丧葬费用应由扶养义务人负担。据此,丧葬费用不应列入继承费用,而应由被继承人生前的扶养义务人承担。
二、遗产债务的清偿
(一)遗产债务的清偿顺序
遗产应先用于支付继承费用,然后为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继承人保留必要的遗产份额,再清偿遗产债务。设有物权担保的债权,应优先于普通债权获得实现。
1.有物权担保的债权
被继承人生前为担保自己债务的履行,在其财产上设立抵押权、质权,或基于法律的规定,在财产上成立留置权或优先权的,被继承人死亡后,债权人有权就已设有物权担保的遗产优先受偿。该项遗产的价值不足以实现全部债权的,不能受偿的部分为普通债权。
被继承人生前以其财产担保他人债务的履行,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被继承人死亡的,债权人有权就设有担保物权的遗产变价优先受偿。该项遗产价值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债权人只能向债务人或其他担保人主张债权。
2.劳动债权
被继承人生前需向其员工支付的劳动工资、劳动保险费、医疗费、伤残补助金、抚恤金等在性质上属于普通债务,但从维护劳动者基本生存权的角度而言,应该优先于普通债权和税款等获得支付。
3.普通债权与税费、罚款、罚金等
普通债权是指没有物权担保的债权。债具有平等性,无论债权成立时间先后,都只能平等地受偿。税费、罚款等公债涉及公共利益,遗产是否应先用于缴纳税费和罚款?在民事领域,国家机关、国有企业与私人民事主体法律地位平等,税费、罚款、罚金等“公债”与普通债权应处于同一清偿顺序,遗产不足以缴纳税费、罚款、罚金和清偿债务的,应按比例偿付。
遗产清偿全部遗产债务后仍有剩余的,先执行遗赠扶养协议和遗赠,再按遗嘱继承,最后由法定继承人继承。在按照遗嘱继承和法定继承分配遗产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在法定继承中,根据权利人的请求,分配遗产酌给份。
(二)未到期的债务的清偿
遗产债务履行期限尚未届满,债权人可以提前行使债权,就遗产价值实现债权,但应当扣除自实际清偿之日起至清偿期限届满之日止这一期间的利息;也可以要求继承人、遗产管理人保留为清偿此债务所必要的遗产,待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再予以偿还。
同理,被继承人生前以其财产担保自己债务的履行,被继承人死亡时,债务尚未到履行期的,债权人(担保物权人)可以提前行使担保物权;或者要求继承人、遗产管理人保留设有担保物权的遗产,待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后再行使担保物权。被继承人生前以其财产担保他人的债务,债务尚未到期,债务人是否履行债务仍无法确定,债权人(担保物权人)不应提前行使担保物权。我们认为,债务人是否履行债务处于不确定状态,债权人(担保物权人)可以按照附条件的债务清偿规则行使担保物权。
(三)附条件的债务的清偿
由于所附条件是否成就并不确定,而期限是确定要到来的,不宜按照未到期遗产债务的有关规定处理。附条件债务,所附的条件是否成就,任何人都无法确切的鉴定其是否成就。例如,被继承人生前曾书面承诺,如果某人出国留学,将捐赠其20万元。出国留学这一条件是否成就是无法估定的,因此,应由当事人协商,继承人保留条件成就时履行债务所必要的遗产;协商不成的,如果继承人将遗产分配后,所附条件成就,债权人有权要求继承人按取得遗产的比例清偿债务。
(四)遗产债务清偿的方法
一般有以下两种方法:
1.先清偿债务后分割遗产。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或遗产管理人须对遗产上的各项负担和遗产债务进行清算,用遗产支付继承费用、必留份、遗产债务等之后,仍有剩余的,由各继承人依法分配。
2.先分割遗产后清偿债务。继承人如果没有清偿遗产债务就分割遗产的,根据《民法典》第1163条的规定,既有法定继承又有遗嘱继承和遗赠的,首先由法定继承人用其所得遗产清偿债务;不足清偿时,剩余的债务由遗嘱继承人和受遗赠人按比例用所得遗产偿还;如果只有遗嘱继承和遗赠的,由遗嘱继承人和受遗赠人按比例用所得遗产偿还。
综上,遗产债务的范围界定属于实体法研究的“定性”问题,遗产债务的清偿规则是遗产分配的程序性规定。准确区分和界定遗产债务的界限和范围,详细规定遗产债务的清偿规则,将有助于完善我国继承法律制度,为司法审判提供明确的法律依据。
                                                           
 
 
 


[①] 陈卫佐译注:《德国民法典》,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5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