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春红律师:13666659140
PreviousNext

典型案例

时间:2020-11-21

离婚、分家析产与继承纠纷于一案

作者:雷春红
一、人物关系
1943年,沈某与魏某生育一女儿沈娟。新中国即将成立时,魏某被送去劳动改造,留下沈某和沈娟母女在杭州。
1956年,沈某与沈尧结婚,沈尧入赘沈家,当时沈娟已有13周岁。沈某很早就去世了,由于时代久远,去世时间没法确定。
1962年,沈娟与胡某结婚,胡某入赘沈家。之后,沈娟与胡某生育两个儿子沈建和沈国。
1991年,沈建与陆某结婚,于1992年生育一子沈阳。2012年,沈建与陆某协议离婚。
1988年,魏某回杭州老家。1993年,魏某去世,沈娟为其养老送终。
2011年,沈尧去世。
2014年,沈娟去世。

二、基本案情
       沈建与陆某结婚,二人与沈尧共同居住在一处30平方米的平房。1992年,沈阳出生。因房屋太小,1996年,沈建、陆某与沈尧共同翻建了五间三层的房屋。1997年,村里征地拆迁,这五间三层的房屋被推倒。1998年申请审批土地盖房,根据政策,2000年3月获准批地100平方米建房。在《农村私人建房用地呈报表》中,“现有在册人口”一栏共五个人,即沈尧、胡某、沈建、陆某与沈阳。不久,三层楼房盖起。
       农村有分家析产的习俗,沈娟与胡某的两个儿子成家后,胡某的户口落在沈建家中,沈娟的户口落在沈国家中,但胡某一直与沈娟居住在沈国家中。
        自1996年五间三层的房屋盖好,经济条件改善后,沈国有外遇长期夜不归宿,还因赌博、吸毒被劳动教养一年。无奈之下,陆某与沈建于2012年协议离婚。在离婚协议书中,沈建承认:“男方知道自己存在过错”,“女方对家庭付出全部”,其本人自愿放弃三层楼房的所有份额,房屋的户主更名为儿子沈阳。
       但此后不到一年,沈建与他人的女儿出生。为了给私生女有个户口,沈建背弃离婚协议书中的承诺,要求分这三层楼房。在村委的调解下,陆某与沈阳同意他的私生女入户。故该楼房登记有两个户主,一个是沈阳,另一个是沈建,形成“一宅两户”的情况。
       胡某在沈娟去世后居住在沈国家中非常不自在,因为沈国在家中开设赌场,还因吸毒被送入戒毒所,胡某无法正常生活。而这三层楼房中的第一、二层已由陆某出租,收取租金,胡某想搬回住也不能实现。
      胡某在沈建的怂恿下,提起分家析产之诉,起诉陆某、沈阳、沈建、沈国,要求分割该三层楼房五分之一份额。

三、被告的答辩
(一)沈建的答辩
        沈建对父亲胡某的诉讼请求没有异议,并提出自己在离婚协议中放弃财产份额没有法律效力,要求分得相应的房产份额。
(二)陆某的答辩
       1、沈娟对沈尧不尽任何赡养义务,无权分得沈尧的遗产份额
        沈娟与沈尧没有形成具有抚养关系的继父女关系,沈娟对沈尧也不尽任何一点赡养义务,相互间不存在父母子女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此,沈娟无权继承沈尧的遗产。
      2、基于上述第1点,作为沈娟的继承人胡某、沈建,无权获得沈尧的遗产份额。
      3、陆某有权继承沈尧的遗产份额
      从1991年陆某与沈建结婚之日起,一直与沈尧共同居住。陆某照顾沈尧,一直到他去世。沈国也承认这一事实,在2012年的离婚协议书中明确写明:“因男方长期在外不问家事,都由女方抚养儿子,照顾老人(男方的爷爷生老病死都是女方赡养)搭理家务,从结婚到现在为家庭付出全部,……”根据《继承法》第14条的规定,应分得沈尧的遗产份额。
       4、原告胡某对诉争房产没有任何贡献,无权分得产权份额
原告胡某没有出过一分钱,也没有出过一份力,他与沈娟的收入全部用于沈国的家庭。按照中国农村几千年的惯例,谁对房屋的付出多就得以多分份额,付出少或没有付出的,少分或不分份额。胡某对房屋没有出过一分钱一份力,无权分得产权份额。
       5、沈建已明确放弃诉争房屋的产权份额,故无权分得。
       综上,诉争房屋由陆某与沈阳共同共有。
(三)沈阳的答辩意见与陆某相同

四、法院裁决
       根据《农村私人建房用地呈报表》的记载,诉争房屋属于沈尧、胡某、沈建、陆某与沈阳五人共同共有,由于沈阳是独生子女,作为奖励,多了一个人的份额,实际上是六份。因沈尧去世、沈建与陆某离婚,共同共有基础关系丧失,故发生分家析产。
法院认定沈尧与沈娟形成具有抚养事实的继承父女关系,故沈娟有权继承沈尧的房产份额。沈娟去世,生前没有立遗嘱,故其遗产份额先析产,一半归胡某,另一半由沈娟的法定继承人胡某、沈建、沈国继承。
       陆某称有权继承沈尧的遗产份额,该诉求没有得到支持。
因沈建与陆某离婚,奖励的一人份额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平均分割。由于沈建在离婚协议中放弃自己份额,故其全部份额由陆某享有。
       综上,胡某取得十八分之五份额;陆某取得二分之一份额;沈建取得三十六分之一份额;沈阳取得六分之一份额;沈国取得三十六分之一份额。

五、简要评析
       本案当事人多,涉及四代人的情感与利益纠葛。案情复杂,虽然案由为分家析产,但涉及的法律问题包括离婚、继承、父母子女关系与分家析产。
       首先,理清各人物之间的法律关系,可画图谱。
       其次,找出每代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找出争议焦点,并挖掘对当事人利益起决定性影响的因素,包括:沈尧与沈娟是否形成具有抚养关系的继父女关系;陆某能否适当继承沈尧的遗产份额;沈建在离婚协议中放弃财产份额的效力与法律后果;作为独生子女奖励的份额如何分配等。
       最后,准确进行财产份额的分配。由于四代人中已有两代人:沈尧、沈娟去世,发生遗产继承,如何准确进行遗产份额的分配,是本案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不能出错。这就增加了本案的处理难度。
       此案例的代理难度很大,开庭时,沈国在戒毒所,庭审只能在戒毒所进行。场所有限,不正规,当事人法律意识淡薄,情绪异常激动,法庭秩序难以维持。我们为开庭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多次多地走访相关部门,调取证据。经过努力,凭借过硬的法律功底和过人的胆略,我们最终克服困难,取得了委托人认可的判决结果。

                                                                                                                                                                                    查看源图像